您的位置:首页>>公司动态>>成功案例

于海燕、张斌岐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

分享:

阅读数:

发布时间:2017-04-05 作者:

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烟民三初字第34号

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义乌市经发大道308号。

法定代表人:翁荣金,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彭建云,山东智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于海燕,女,汉族,1976年5月22日出生,住烟台市芝罘区幸福中路38号附112号内9号。

委托代理人:唐正宾,山东康桥(烟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斌岐,男,汉族,1971年8月3日出生,住烟台市芝罘区盛尧街89号内1号,系福海针织品批发商铺业主。

委托代理人:唐正宾,山东康桥(烟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莎公司)诉被告于海燕、张斌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浪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彭建云被告张斌岐及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唐正宾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原告浪莎公司诉称:原告是世界最大袜业生产企业之一,拥有第1106653和3059143号“浪莎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2002年浪莎商标被国家行政管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且原告每年在中国强势媒体投放的广告费用达几千万元,覆盖全国各个地方。配套、健全的营销网络使浪莎的市场占有率达到全国的三分之一,现有2000多家专卖店,10万个销售终端网点,超过5000人的营销队伍,国外客户300余个,产品销售遍布5大洲。浪莎已成为家喻户晓的知名品牌。人们一提起袜子就会想起浪莎,浪莎成了“袜子”的代名词。

2011年原告在烟台市场上发现了包括被告在内的企业个人,未经原告许可,销售带有原告第1106653和3059143号“浪莎及图”注册商标的侵权产品,原告遂通过公证取证购买了侵权产品,公证处对原告在被告处购买侵权产品的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对购买的侵权产品进行了封存。原告认为,被告以低档次产品冒充原告的产品进行销售,造成了市场混乱,使原告遭受重大的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之规定,被告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0元(包括调查费、公证费、律师费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于海燕辩称其从未经营过原告的产品,并早已将店铺租赁给第三人使用,原告起诉被告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斌岐辩称原告取证的公证过程违法,本案公证违背法律规定,不能作为认定本案的事实依据。被告不存在侵权行为,其一直是原告的合作伙伴,都是从原告的门市部或者是原告的代理商处购进货物,如果说这些货品真的是被告的,责任也在原告身上,不是在被告身上,请法庭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

证据一、(2011)浙义证民字第007619号公证书,原告的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

证据二、浙江省义乌市公证处出具的(2011)浙义证民字第007617号的公证书。证明原告享有第3059143号、“浪莎文字及图形”商标所有权和使用权。

证据三、浙江省义乌市公证处出具的(2011)浙义证民字第007618号公证书。证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将第1106653号“浪莎”商标认定为驰名商标。

证据四、栖霞市公证处(2011)栖证字第987号公证书及公证处封存的侵权产品,证明被告未经原告允许向不特定公众销售假冒原告商标权产品的事实。

证据五、公证处公证费收据、工商查档费收据、律师费发票等,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费用。

经审理查明,原告成立于1995年6月,注册资金达159410920元。系专业生产针织内衣、服装领带及袜子的生产企业。其生产的“浪莎”牌袜子销售范围广,在国内设有2000多家专卖店及上万个销售终端网点,其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在同类产品中居领先地位。1997年9月21日,义乌市宏光针织有限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在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针织品(服装)、衬衫、西服制服、内衣裤、鞋、裤子、手套、领带、皮带(服饰用)、袜”商品上注册了证号为第1106653号、“浪莎文字与拼音”组合商标。注册有效期为1997年9月21日至2007年9月20日。该商标于2002年4月24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转让给原告,并于2008年1月22日将该商标续展至2017年9月20日。

2002年3月12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发商标监(2002)101号“关于‘浪莎’商标认定为驰名商标的通知”将原告注册并使用在袜、裤袜商品上的“浪莎”商标认定为驰名商标。

2003年4月14日,原告又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在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服装、婴儿全套衣、足球鞋、鞋、帽子、袜、手套(服装)、领带、游泳衣、皮带(服饰用)”商品上注册了证号为第3059143、“浪莎文字及图形”商标。该商标注册有效期限为自2003年4月14日至2013年4月13日。

2011年9月6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向山东省栖霞市公证处提出申请,对涉嫌销售原告侵权产品的行为进行公证。

2011年9月6日,该处工作人员会同原告委托代理人共同来到烟台三站市场宝玉大楼一楼31019房,门头为福海针织品批发的商铺,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以普通消费者名义以237元购买了标有“浪莎”商标的连裤丝袜七大包并从该商店取得了手写的单据一张。上述购物行为结束后,公证人员对所购袜子进行了封存。

庭审中,由于被告于海燕辩称其已将该店铺转让给张斌岐,并提交了经营场所租赁合同,原告遂向本院提出追加张斌岐为被告。被告张斌岐到庭并对公证购买的“浪莎安星”加棉裆包芯连裤袜型号的产品与原告生产的产品进行了确认和比对。通过比对,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及使用的商标与正品不相同处有:1、整体的色泽有差异。原告正品产品椭圆形商标及浪莎字体颜色呈蓝黑色,而被控侵权产品所印刷的字体带有紫色。2、反面的镂空与正品产品设计不一样,原告正品产品反面的文字是在左侧,镂空是不规则的心型,被控侵权产品是一个规则的心型。被告张斌岐对此区别无异议,但称其未销售过原告提供包装的“浪莎安星”产品。

针对Z6800货号的产品与正品进行比对:1、该产品外包装差不多,但防伪标识不一样。原告产品的防伪标识通过放大里面的线是连在一起的,被告的产品的防伪标志经过放大与原告的防伪标志不是连在一起的,只是一些点。被告张斌岐对此无异议,但认为同一款货号的产品不同的厂家生产都是有差别的,并且原告提供的所谓的正品也不能证明与被告销售的产品是同一批次的产品,因此两者之间有一定的差异也是合情合理的。同时称其销售的产品是从原告的第一经营部和山东总代理处购进的,若存在侵权也是门市部或其代理商进行了侵权,而不是被告。

被告为证明其销售产品的合法来源向法庭提交了其从浪莎针织有限公司第一门市部购货的清单、授权书、张金豹营业执照、退货单等,但无法请他们出庭证明。原告因被告提交的证据多为打印件或复印件,且没有个人的签字或盖章,故不予质证。

另查明,于海燕设立在烟台市前进路9号三站市场宝玉大楼31019号,名称为烟台三站鸿程针织批发行,系于2008年8月4日被核准。自2008年12月开始转租给被告张斌岐经营至今。被告张斌岐称,由于该市场管理者只对与其签订合同者给予办理工商登记,其本人是转租于海燕的商铺,无法自行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所交费用均是以于海燕名义交付,但门头已改为福海针织品批发部。

原告对于被告侵权期间销售侵权产品的获利情况和被告侵权期间,其因被告的侵权行为所受到的损失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仅提交了公证费收据600元、工商查档费收据50元、律师费发票4000元等相关证据,请求本院酌定赔偿损失。

本院认为:原告系第1106653号、“浪莎文字与拼音”组合商标的所有权人,该商标在权利有效期内,其所享有的相关权利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依据该规定仅从外包装及商标使用上对比被告所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即能看出,虽然被控侵权产品在布局、色彩、包装款式及商标的使用上与原告生产的产品相同,但在色彩处理与印刷质量上,二者仍存在差异,并且原告的生产的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的防伪水印还存在差别。本案原告申请公证取证的产品程序合法,作为证据使用。被告张斌岐作为一名产品销售者,鉴于对其经销产品所应负有的保证责任,理应对购进的产品真伪进行审查。但其仅提交了原告第一门市部等销售单位的打印件或复印件,并无个人的签字或盖章,庭审中也无人前来认证,故对其主张不知是侵权产品并证明有合法来源的主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被告张斌岐系转租他人店铺进行经营,虽然工商登记中未予变更,但对此事实其本人已当庭认可并提交了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采信。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理应由其本人负担。

关于原告主张的赔偿损失的问题,由于被告的销售行为,给原告的产品销售市场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原告对被告的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以及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的情况下,请求本院适用法定赔偿酌情判定损失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本院综合考虑原告所享有的“浪莎文字与拼音”注册商标的驰名程度、被告的侵权时间及经营规模以及原告为调查、制止被告的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本院酌情确定损失数额。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一)、(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二)项、第五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斌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享有的“浪莎文字与拼音”组合商标专用权产品的行为。

二、被告张斌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元。

三、驳回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对被告于海燕的诉讼请求。

四、驳回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被告张斌岐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向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00元,被告张斌岐负担1265元,由原告浪莎针织有限公司负担103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矫玉增

审 判 员 任广科

审 判 员 于 红


二0一二年九月八日


书 记 员 祝贝贝



×
询价电话:15801669355       010-85808950

咨询类型请输入咨询类型

公司名称请输入公司名称

联系人请输入联系人

电话请输入电话

地址请输入地址

取消

×

提交成功

您的订单已提交成功,
稍后会有专业的法律顾问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