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公司动态>>成功案例

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与佛山市南海区家悦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分享:

阅读数:

发布时间:2017-04-05 作者: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佛南法民四初字第570号



  原告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汝雄,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伯安,广东紫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阳军,广东紫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家悦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潘治州。

  委托代理人潘卢,系被告职工。

  原告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家悦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4年1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李伯安、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潘治州及委托代理人潘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是于2000年6月28日注册登记成立的不锈钢制品加工、经销企业。2002年4月7日,原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第1742137号“长城”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种类为第6类,即金属管、铁路金属材料、普通金属艺术品、金属管道弯头等,有效期限自2002年4月7日至2012年4月6日止,期满后原告申请了续展,续展后的有效期从2012年4月7日至2022年4月6日。为了保护“长城”商标,原告同时注册了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和第1742136号“长城炜联Chang Cheng Wei Lian及图”商标作为保护性商标,两保护性商标在期满后也进行了续展,形成以“长城”为核心,以“XX+长城”和“长城+XX”为保护的系列商标。保护性商标中的“炜联”是原告的企业字号,“长城”才是商标的主要识读部分。原告在广告宣传中,也以“长城”作为突出重点,将“树民族品牌,铸不锈长城”和“不锈钢精华,尽在长城”作为原告对外宣传的广告词,在原告的信封、便签纸和纸杯等日常用品上,也突出“长城”字样,目的在于使消费者认识到“长城”牌不锈钢产品来源于原告。

  原告自成立以来,一直加工、经营不锈钢管材。为了提升产品的信誉和知名度,原告一直注重产品的质量和售后服务,同时对“长城”商标进行了持续不断的宣传,从而使得“长城”品牌在市场中获得了极高的知名度和认同度,得到了消费者的普遍认同。经过10多年不懈努力,原告产品在全国大部分城市均有销售,而且销量在同行中处于佼佼者的地位。例如,原告产品于2006年、2007年、2008年连续3年销量居广东省同行业前3名,2007年“长城”牌不锈钢产品被评为中国十大不锈钢质量品牌,2008年“长城”牌不锈钢装饰管被评为消费者最信赖的十大不锈钢质量品牌。2010年“长城”商标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广东省着名商标”称号,期限从2010年3月24日到2013年3月23日。2011年“炜联长城”商标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广东省着名商标”称号,期限从2011年12月21日到2014年12月20日。“长城”品牌出名后,各种傍大款“长城”品牌也纷至沓来,在“长城”基础上添加不同的文字,使消费者无法识别真假“长城”牌不锈钢产品。

  被告自称接受黎某的委托,于2012年2月28日开始生产标有“中天长城”标识的不锈钢管,至2013年4月被佛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处。

  被告使用的“中天长城”与原告注册的第1742137号“长城”商标极为近似,侵犯了原告对该商标的专用权,理由如下:第一,被告生产的不锈钢管与原告第1742137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的“金属管”在生产原料、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相同或相似,属同一种商品。第二,商标的主要识读部分最具有商品来源识别性,最容易使相关公众将其与使用该商标的商品形成特定的联系。原告的第1742137号“长城”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被告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广东省着名商标”。被告与原告是同行业者同属于一个市的行政区域,被告在不锈钢管上使用“中天长城”完整包含了“长城”注册商标,两者在含义上并无实质区别,整体结构相似。原告注册的“长城”、“炜联长城”和“长城炜联”组合商标以“长城”为基础,在平时的宣传中也突出“长城”二字,“长城”成为组合商标中的主要部分。通过宣传,普通消费者已经将“长城”与原告的产品联系起来,认为只要是长城品牌,就是原告生产的产品。被告的行为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认为来源于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联系。且“中天”既不是不锈钢管着名商标,也不是被告字号。被告在生产的不锈钢管中使用“中天长城”标识,其目的明显是为了突出“长城”字样,从而将其产品与原告的产品形成联系,误导消费者。第三,“长城”商标为文字商标,涉案侵权商标亦为文字商标,且均完整包含“长城”,两者在字形、读音和含义上没有任何区别。被告在“长城”之前添加“中天”二字,并没有形成独特的含义。无论是从两个商标的整体上观察,还是从主要部分“长城”二字上比较,涉案侵权商标和“长城”商标均构成近似。

  综上所述,“中天长城 ”商标与“长城”商标近似,被告在其生产的不锈钢管使用该商标,在外包装上使用“中天长城”文字,侵犯了原告对“长城”商标享有的专用权,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原告特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请求法院认定“中天长城”商标与“长城”商标近似;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庭审中,原告明确本案主张权利是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及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36号“长城炜联Chang Cheng Wei Lian”文字字母及图形商标不在本案中主张权利,并明确其主张的经济损失已包含合理费用。

  被告辩称:被告于2013年3月左右受一个湖南黎老板委托加工生产涉案的“中天长城”不锈钢管,黎老板称“中天长城”标识已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批,并由其提供标识、包装袋、原材料等,被告负责进行加工。被告就涉案事实已受到行政处罚,且已交纳了罚款。现被告经营困难,无力赔偿原告损失。

  诉讼中,原告提供以下证据:

  1、原告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各1份,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被告企业基本登记信息(1份,打印件),用以证明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3、第1742137号、第1742104号、第1742136号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各1份,原件),用以证明“长城”商标为原告所有,为了保护“长城”商标,原告同时申请注册了“长城炜联”、“炜联长城”商标,形成了以“长城”为核心的系列商标,系列商标均进行了续展。

  4、广东省着名商标证书(2份,原件),用以证明原告所有的“长城”商标和“炜联长城”商标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着名商标称号。

  5、证书(2份,复印件),用以证明在中国质量领先企业调查组委会等单位组织的2007年度、2008年度“中国质量放心企业(品牌)”的投票调查活动中,原告的品牌被评为“中国十大不锈钢质量品牌”。

  6、原告就“长城”商标进行的宣传(3份,原件),用以证明为了提升“长城”商标的知名度,原告在信纸、便签纸、纸杯上均使用了“长城”商标。

  7、佛工商处字[2013]37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1份,原件),用以证明被告将原告的商标使用在其产品的包装和装潢上,侵犯了原告商标的专用权。

  8、(2013)佛中法知民终字第110号和(2013)佛顺法知民初字第137号民事判决书(各1份,原件),用以证明原告“长城”商标出名后,各种傍名牌者在“长城”基础上添加各种文字,使消费者误认其产品为原告生产的系列产品,原告为此通过司法途径维权。

  9、被告侵权产品照片光盘(1份,原件),用以证明被告在涉案产品上使用了“中天长城”标识,并突出使用“长城”二字,与原告的商标构成近似。

  10、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2]第50679、50680号争议裁决书、(2010)一中院知行初第465号行政判决书、(2011)高行终字第1044号行政判决书(各1份,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商标是广东着名商标,在“长城”二字前后添加其他文字均被认定为侵权行为,上述证据已在(2013)佛南法民四初字第50号判决书中予以认定。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材料均无异议。

  本院依法向佛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调取了佛工商处字[2013]37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询问笔录两份、照片提取单十份。

  经质证,双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诉讼中,被告没有提交证据。

  经审查,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且与本案相关联,本院予以采信。对本院依法调取的证据予以确认。

  根据采信的证据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原告于2000年6月28日在佛山市禅城区登记成立,经营范围包括加工不锈钢制品及经销不锈钢原材料、有色金属。

  2002年4月7日,原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登记注册了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36号“长城炜联Chang Cheng Wei Lian”文字字母及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均为第6类的金属管等,目前均在有效期内。2007年及2008年,原告的品牌在中国质量领先企业调查组委会等单位组织的 “中国质量放心企业(品牌)”的投票调查活动中,被授予消费者信赖的“十大不锈钢质量品牌”。2010年3月、2011年12月,原告的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先后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广东省着名商标。原告将“长城”商标印在纸杯、信封、信纸上以便对外宣传。

  2013年3月22日,佛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被告住所进行检查,并于同年4月27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被告于2013年2月28日开始,接受黎某的委托,自行生产标有“中天长城”标识的不锈钢管售给黎某。截至案发的同年3月22日,被告共向黎某销售标有“中天长城”的不锈钢管1101公斤,销售单价为每公斤18元,货款总额为19818元;已生产但尚未销售的标有“中天长城”的不锈钢管共2611.7公斤,按售价计算,价值47010.6元,已售和未售的经营总额为66828.6元。同时,被告无法提供“中天长城”标识的合法使用依据等。佛山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被告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原告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的专用权,并对被告进行了处罚。

  另查明,被告系2009年7月31日在佛山市南海区登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为加工不锈钢制品。

  再查,自2010年以来,原告发现其他主体在相同或类似产品上注册在“长城”前后添加其他文字的商标、在相同或类似产品上使用在“长城”前后添加其他文字、字母或图案的标识后,分别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争议申请、向法院提起诉讼,经审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前述商标,相关法院认定前述行为构成侵权。

  本院认为:原告是核定使用在第6类商品上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的所有权人,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

  被告在其加工的不锈钢管上使用的“中天长城”标识与原告上述注册商标是否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意义上的近似是本案的焦点问题。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权利人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权利人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同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和第十条的规定,认定被控侵权标识与主张权利的注册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视所涉及商标或其构成要素的显着程度、市场知名度等具体情况,在考虑和对比文字的字形、读音和含义,图形的构图和颜色,或者各构成要素的组合结构等基础上,对其整体或者主要部分是否具有市场混淆的可能性进行综合判断。

  本案中,虽被告使用的“中天长城”与原告的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在视觉及呼叫上有一定的区别,但鉴于原告上述注册商标的显着特征是“长城”二字,均于2002年注册,使用时间较长,并分别于2010年3月及2011年12月被评为广东省着名商标,原告的品牌于2007年及2008年又连续被中国质量领先企业调查组委会等单位授予消费者信赖的十大不锈钢质量品牌称号,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而被告使用“中天长城”标识的显着和识别部分亦是“长城”文字,与原告两个注册商标中的“长城”部分相同,由于两者均使用在相同的产品上,原、被告亦处于同一地区,销售渠道及对象等基本相同,“中天长城”容易让相关公众误认为被告使用的是原告的“长城”系列商标,或者两者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综上,本院认定被告使用的“中天长城”与原告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构成近似。因已将被控侵权标识与原告两个注册商标构成近似作为事实认定,故本院不再在判项中重复。

  被告未经许可,在同种商品上使用与原告上述第1742137号“长城”文字商标、第1742104号“炜联长城”文字商标近似的商标,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于法有据,应予支持。被告辩称系受他人委托进行加工生产,但其未举证证明有合法授权,且在庭审中承认“中天长城”未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故本院对上述抗辩不予采纳。

  关于赔偿数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人民币50万元以下的赔偿。因原告不能举证证明被告的侵权获利情况,也不能证明原告因侵权所受的损失,故本院综合考虑原、被告属于同一行政区域的商户,虽被告加工时间较短,但现场查获侵权产品的产量及销售单据显示的销售已达三千多公斤等,并结合原告商标的声誉、知名度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60000元。原告要求的赔偿数额过高,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之规定,本案判决如下:

  一、被告佛山市南海区家悦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包含合理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人民币60000元予原告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

  二、驳回原告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30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负担,被告应于支付上述判决款项时迳付予原告,本院不另收退。

  如不服本判决,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嘉昇

审 判 员  赖金林

代理审判员  李 娟

二○一四年四月八日

书 记 员  谭彩兰

×
询价电话:15801669355       010-85808950

咨询类型请输入咨询类型

公司名称请输入公司名称

联系人请输入联系人

电话请输入电话

地址请输入地址

取消

×

提交成功

您的订单已提交成功,
稍后会有专业的法律顾问与您取得联系。